• >時尚>>正文

    讓摩納哥王妃魂牽夢縈的貴族運動,為何與腕表有如此多關聯?

    原標題:讓摩納哥王妃魂牽夢縈的貴族運動,為何與腕表有如此多關聯?

    作為最早被人類馴服并為之所用的動物之一,馬在人類歷史當中也擁有自己獨特的印記。雄姿勃發的馬兒那颯爽的身姿,矯健的步伐和堅定的眼神,總能讓我們感受到十足的信任與安全感,“馬是上帝賜給人類的禮物”,這句流傳多年的古語可能也是馬與人之間紐帶的最好形容。

    天生的耐力和堅如磐石的馬蹄讓它們在古代運輸和戰爭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而在現代社會,雖然傳統的交通運輸已經鮮見馬匹的使用,但超高的智商和靈性,依然讓馬兒在許多領域有著用武之地:像在古代為了使馬匹在戰場上的移動更準確和精確,而對馬匹進行的各種技巧和協調性訓練,如今則衍生為一系列與馬有關的運動賽事,馬術比賽也就應運而生。

    現代馬術起源于英國,這種人與馬共同協作完成的賽事考驗了人馬雙方的信任和配合,是人與馬詩意相處的浪漫體現。馬術也是一項優雅的運動,不僅體現在馬術參與者的優雅著裝上,更體現在他們在面對障礙和險阻保持沉穩的內心,需要去以一種優雅大氣之姿翻過障礙,完成比賽。

    這樣的優雅和大氣風范,讓馬術運動長久以來,都是在歐洲大陸的王室和貴族階級中流行的“第一貴族運動”。歐洲各國皇室成員們從不掩飾對馬術的喜愛,更有人在該領域取得不小的成績。 1971年,英國查爾斯王儲的胞妹安妮公主勇奪歐洲馬術賽冠軍,轟動英倫。時隔34年,她的女兒、芳齡24歲的扎拉·菲利浦斯公主同樣勇奪歐洲全能馬術錦標賽金牌,將王室神話續寫。約旦的哈雅公主也喜歡騎馬,還曾代表約旦參加過悉尼奧運會。

    在馬背馳騁的安妮公主

    貴族的親睞讓馬術不再僅僅是一項體育運動,更是時尚元素的蘊育源泉。貴族的高生活品質使得馬術比賽所需要的馬具更為復雜和精致。使用上等考究的皮革,經過復雜工藝制造的馬鞍與馬轡是獲勝的關鍵,而設計出彩、標準嚴格的頭盔馬靴等服裝也是在馬術賽場上騎士能夠安心騎行的保障。而在歷史長河中,你會發覺,如今諸多的時尚大牌,曾經都以騎馬相關的制品起家,比如古馳創始人Goccio Gucci在佛羅倫薩的小店,便是以銷售皮箱和馬具為營,而早在1893年,Alfred Dunhill創立登喜路時,也是在倫敦銷售馬具從而步步發展起這個英倫品牌。

    Gucci制作的鞋履上,也蘊含了非常鮮明的馬具元素

    當然,如果說與馬最為相關的奢侈品牌,自然要說到在品牌LOGO中都蘊含馬元素的愛馬仕,在品牌百年發展史中就離不開馬元素的相伴。如今提到愛馬仕難免讓人第一時間想到讓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三大神包Birkin、Kelly、Constance,但你更要想到,支撐愛馬仕這些皮具生產的核心工藝——皮革原料選擇和加工染色之所以被譽為世界頂級,與愛馬仕制作馬具的悠久歷史與積淀下來的經驗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系。

    即便在現今,馬具也同樣是愛馬仕產品線上不可或缺的頂級一環,每一款馬鞍都采用全球最好的皮革供應商的第一輪的皮革制作,且自始自終都是同一名馬鞍工匠經手。專業騎手、馬鞍工匠及獸醫師根據各自專業領域的知識參與馬鞍制作過程,讓每一款愛馬仕馬鞍都成為獨一無二的個性化精品。1892年,為裝放馬鞍而制造的Haut à Courroies包款上市,而這就是風靡全球的凱莉包的原型。盡管愛馬仕已經經歷六代繼承人的沿襲,他們始終堅持從“馬”身上尋找靈感,始終不曾忘記品牌的源泉是手工藝和馬文化。

    摩納哥王妃格蕾絲·凱莉用過的Haut-à-courroies包包

    愛馬仕對于馭馬的熱愛也同樣根植于品牌的其他作品中,而腕表就是其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類,今年品牌首度參與日內瓦表展的新款作品中,就包含了許多十分亮眼的馬元素,比如頗具標識性的Arceau腕表,這一1978年在愛馬仕設計師Henri d’Origny 手中誕生的設計,圓形表殼搭配了不對稱的表耳,其靈感就源自馬鐙造型。四十年后,Arceau Casaque 的表殼幻化成旋轉木馬,而表盤則展現出印有馬蹄踩過沙面所留下的曲線軌跡。在此背景上再勾畫出“Cavale”圖案。運用移印技術制作的同色調霧面人字紋圖案,為這色彩鮮艷的整體構圖帶來畫龍點睛的一筆。這些色彩艷麗的設計,令人懷念起孩童時光的馬棋游戲。

    色彩豐富的Arceau Casaque腕表

    而另一枚 Porte Oignon腕表則展現了愛馬仕在馬具制造上的精深造詣,Porte Oignon是愛馬仕史上第一款腕表,它的出現與愛馬仕的馬術情緣息息相關。這款直接佩戴在手腕上的時計,避免了騎馬時掏出懷表看時間的不便,皮革材質的懷表外殼,使得腕表能夠經受得住騎馬時塵土飛揚和激烈碰撞。而出自愛馬仕皮革工廠的皮質表帶,以其標志性的精湛皮革工藝,由工匠用愛馬仕特別的“馬鞍針法”手工縫合,工序繁多,工時漫長,彰顯了愛馬仕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整個Porte Oignon體現了愛馬仕以創意,美感與實用為主的設計宗旨。

    愛馬仕Porte Oignon腕表

    其實細數整個腕表行業,愿意與駿馬產生聯系的品牌眾多,畢竟和馬術運動一樣,腕表的受眾人群同樣是秉持成熟自我的生活態度的的精英階層,一位成熟的馭馬者,對于精準度的高要求,也正好與腕表所追求的價值理念不謀而合。眾所周知,在馬術比賽中,一位選手完成比賽的時間是決定其排名的重要因素,因此在許多馬術賽事中,腕表品牌都會作為官方計時的支持者參與其中。

    其中對賽事最為熱情的莫過于以優雅為品牌DNA的浪琴表,要知道從1881年開始,浪琴表制作的計時碼表就已經出現在美國的賽馬場上了,而在一百年前的1912年,浪琴表就開始首度與國際馬術障礙賽事進行合作。時至今日,浪琴表更廣泛參與到場地障礙賽、平地賽馬、耐力賽等馬術運動之中。

    就在不久前,第八屆浪琴北京國際馬術大師賽在鳥巢完美謝幕,這是浪琴第八年連續擔任大賽的冠名合作伙伴和官方計時。多位明星來到鳥巢的馬術場上,一同分享關于馬術的文化。在支持賽事之余,多年與馬術的結緣也讓馬術成為浪琴的設計靈感源泉,從而推出了經典的系列表款。像是在本屆賽事現場,浪琴表呈獻開創者系列腕表作為賽事指定腕表,致敬浪琴表與馬術運動間近140年的情緣。

    對于浪琴開創者系列贊賞有加的彭于晏,是這樣評價這款腕表的:“浪琴表開創者系列是品牌第一個全系列獲得天文臺認證的產品,機芯中加入了單晶硅游絲,能很大程度上避免溫度、磁場或氣壓的干擾,大大提升走時精準度。憑借開創者系列,浪琴表也借此回溯品牌在精密計時領域的悠長傳統。它簡約大氣的外觀與卓越的精準度,都是商務人士秋冬季節腕間的品質之選。”

    浪琴表Instrument pour Cavalier極速系列騎士腕表

    而為女性設計的浪琴全新騎仕系列腕表(Longines Equestrian),則從馬術運動的標志性元素汲取靈感,通過大膽創新的線條,令腕間的表款在指針靈動間宛如優雅起舞的馬蹄。該款馬鐙形腕表直徑30毫米,精鋼的表殼擁有圓潤的弧線和亮麗的光澤。大膽創新的設計令腕表的造型更加新穎,別具一格。

    浪琴全新騎仕系列腕表(Longines Equestrian)

    當然,在現代社會,與馬有關的運動也不局限于馬術賽事,像賽馬運動、馬球運動同樣都是在上流圈中頗受追捧的文化與競技兼具的活動。其中在中國源遠流長的馬球運動,如今雖然在歐美社會更具市場,但其策馬飛奔的速度與精準擊球的控制力相結合的運動方式,以及對于體能和耐力的極限要求,早已成為成功人士趨之若鶩的一項“上流活動”。而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和精英階層的壯大,參與馬球運動也成為了更多中國有個性的成功人士的夢想之一。

    作為高奢腕表品牌,宇舶表認為品牌所代表的生活態度與馬球運動相仿:不再僅僅是財富的象征,更是代表一種成熟、自我的品位。所以這也讓我們在包括施塔德馬球金杯賽、中國馬球公開賽等高級別馬術精英賽事上,看到宇舶表的計時鐘身影。

    今年是宇舶表第六度中國馬球公開賽,品牌亦推出了一款經典融合陶瓷陀飛輪計時限量腕表唐人馬球馬術俱樂部特別款:表殼直徑45毫米,采用黑色陶瓷材質。鏤空表盤上兩點鐘設有小秒盤,飾有唐人馬球馬術俱樂部標識,小秒針精巧設計為馬球球桿,指針旋轉如同球桿揮舞,動感十足。30分鐘計時盤和陀飛輪裝置分別位于十點鐘和六點鐘位置,布局巧妙。陀飛輪框架外緣的中國傳統回字紋裝飾尤為引人注意。腕表搭載手動上鏈陀飛輪計時機芯,單鍵計時按鈕位于兩點鐘位置。表背鐫刻著“SPECIAL EDITION” 標志及佩戴者姓名。腕表提供兩種表帶供佩戴者選擇:飾有“TPC18”浮雕標志的黑色橡膠和棕色小牛皮表帶搭配棕色縫線,以及黑色橡膠和黑色鱷魚皮表帶搭配金色縫線。

    宇舶經典融合陶瓷陀飛輪計時限量腕表唐人馬球馬術俱樂部特別款

    馬球運動對Piaget伯爵品牌來說也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和浪琴、積家一樣,伯爵也積極與馬球運動建立緊密聯系——贊助棕櫚灘馬球賽事,出資舉辦伯爵世界杯馬球賽,聘請傳奇馬球之星Marcos Heguy擔任品牌形象大使,這一系列的活動使得伯爵在馬球運動世界里聲名鵲起。

    很多人或許不知道,伯爵第四代傳人伊夫·伯爵其實是一位馬球迷,這促使了伯爵品牌在1979年借鑒馬球運動靈感,推出一款鏈帶表面一體成型的Polo系列馬球腕表。作為這一腕表系列的延續,Polo S的設計洋溢Piaget Society的精髓,體現品牌與音樂、電影、藝術和體育世界的不朽情誼。它弘揚Piaget伯爵基因中最富代表性的造型美學,亦同時呼應當代名仕挑戰傳統的抱負。為進一步表達品牌對于奢華休閑風的追求,作為其中最簡約的款式,Piaget Polo S腕表,采用精鋼表殼。表盤配備夜光時標。藍寶石水晶透明底蓋。搭載伯爵自制1110P自動上鏈機械機芯,設秒針及日期顯示功能。

    伯爵Polo S系列腕表

    從馬球運動中當中吸取設計靈感的品牌還有積家。積家與馬術馬球運動結緣已久,曾是世界馬術競標賽官方計時。1931年,專門適用于馬球比賽的Reverso腕表系列橫空出世,成為一個劃時代的創意設計。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馬球逐漸流行并成為英聯邦國家的代表性運動之一,在風靡的同時,有一個困擾也一直伴隨馬球運動員們,比賽時激烈的對抗時常將表鏡碰撞得支離破碎。為了解決這一問題,積家于1931年正式研發出Reverso系列腕表。Reverso意為“可翻轉”,即將表殼設計為180度翻轉式,從而達到保護表盤不受撞擊的目的。積家的這一設計一經問世,立即改變了馬球比賽中球員表鏡易碎的情況,同時扭轉了當時懷表當道的窘境,使讀取時間更為方便,廣收好評,Reverso也成為積家標志性的腕表。

    積家Reverso系列腕表

    值得一提的是,卡地亞也曾于1932年推出過一款和積家Reverso相似的馬球表——Tank Reversible腕表。這款表由卡地亞與積家聯合研發,設計的初衷都是為了解決馬球運動員比賽中經常碰撞造成鏡破碎的問題。Tank Reversible與Reverso不同是是,它是以橫軸為中心旋轉360度,放入外表殼里。1992年,Tank Reversible更名為Tank Basculante,經過接近一個世紀的時間洗禮,Tank Basculante成為卡地亞頗負盛名的一款表。

    卡地亞Tank Basculante腕表

    但如果說把馬球抗震技術做到極致的腕表品牌,還是必須要吹一把在腕表行業一直身為創新先鋒的頂級品牌 RICHARD MILLE,在2018年,品牌與世界最佳馬球運動員之一的Pablo Mac Donough攜手推出了一款腕表,在介紹這款腕表前,RICHARD MILLE的宣傳視頻中有對于Pablo的采訪,介紹了這位馬球運動員全身的傷情,在十數年的馬球事業中,這位選手的 手背、腿部、肩膀、甚至是臉部,都受過不同程度的損傷,特別是在他剛開始馬球生涯的年少時期,眼眶上部遭受過一記重擊,使他的前額骨嚴重碎裂,更讓他一度想要放棄馬球運動。

    而為了抵抗這能將骨頭都擊碎的強大沖擊力,RICHARD MILLE在腕表的設計中堪稱是用盡自己多年在材質、制作技藝上的精密巧思,而這款RM 53-01Pablo Mac Donough 陀飛輪腕表最強大的一點想必從表名中就能看到,在抵抗撞擊的同時,腕表還加入了堪稱精密與脆弱并存的腕表復雜功能——陀飛輪。為此,腕表在表鏡、表殼材質上都采用了新穎材質,而在機芯技術中,腕表則使用了懸索式機芯結構,以張力均勻的滑輪系統抵御給予腕表的巨大沖擊力。

    有人說與馬相處本身就是一件很紳士的事情,在與馬的完美配合中,人能展現出他的紳士氣派和高貴性格,而只有最理智的人,才能禁止自已的脾性以達到與馬的配合,在高速飛馳的馬匹上,找到擊球的角度。無論是馬術還是馬球,之所以被稱為貴族運動,除了從事這項運動所需的客觀物質條件要求較高,更因為其精神層面的尊貴和高端,符合了精英階層的生活和價值理念——一種積極向上的生活面貌,一種兼具恒心和毅力,勇于面對挑戰、不懼失敗、無畏跌倒的生活態度,以及對超高精準度的不懈追求。而這樣的人,也同樣是腕表品牌所希望爭取與接觸的,正因如此,我們才有機會看到這么多精密卻帶有駿馬印記的腕表,它們的誕生,證明了人與馬之間,永恒而珍貴友誼的存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云南十一选五任三技巧